江苏网汽车 > 行业新闻 > 正文

领了政府“红包”后,哪些地方车企仍需“乞讨”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2017-04-06 11:11:00

  因为都有很强的地方国资背景,江淮、金杯、江铃和庆铃这四家车企在2016年都不同程度地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扶持。体现在年度财报中,就是四家企业都相继领到了政府的“红包”。然而,即便如此,他们当中仍然有企业背着巨额亏损的包袱。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利润可观的汽车行业里,过度依赖政府补贴的车企近乎“乞讨”。

  尽管同为政府“红包”,但其“名目”却大不相同,而带来的效果更是不尽相同。

  日前,作为上市公司的多家汽车企业先后发布各自2016年业绩。引人注目的是,同为汽车行业的地方国资企业,金杯汽车(600609.SH)、庆铃汽车(01122.HK)、江铃汽车(000550.SZ)和江淮汽车(600418.SH)四家上市公司感受到的却是“冰火两重天”。

  上世纪90年代初,一批地方企业以轻型车起步,出现了多家企业争锋的局面,其中,跃进(南汽)、庆铃、金杯(华晨集团旗下)、江铃、江淮、郑州轻型和云南蓝剑等企业,在1994年的销量都超过万辆,市场份额大多高于百分之一。

  但是,20年过去,当时的7个“小伙伴们”已经各有归属。如,郑州轻型纳入东风,云南蓝剑被一汽兼并,而郑州轻型、云南蓝剑的产销量在行业报表中都不再体现;南汽被上汽重组,江铃与长安联合,南汽、江铃在兼并重组之后发展依然较好,在权威统计部门还有产销量可查;江淮、金杯和庆铃依旧保持着“自由之身”。

  因为都有很强的国资背景,江淮、金杯、江铃和庆铃这四家上市车企在2016年都不同程度地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扶持。体现在年度财报中,就是四家企业都相继领到了政府的“红包”。然而,即便如此,他们当中仍然有企业背着巨额亏损的包袱。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利润可观的汽车行业里,过度依赖政府补贴的车企近乎“乞讨”。

  透过刚刚披露的2016年财报,让我们在产销量之外,揭秘四家地方国资车企更为真实、立体和完整的一面。

  江淮销量居首 江铃净利润最高

  从四家公司公布的销量数据来看,2016年,江淮、江铃、庆铃和金杯的销量分别为64.33 万辆(包括汽车底盘)、28.1万辆、4.8万辆和2.3万辆。

  然而,在净利润方面,4家上市车企的排名并非与销量排名保持一致。通过梳理2016年度财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2016年,江淮汽车和庆铃汽车实现正增长,增长幅度分别为35.49%和0.2%;相反,金杯汽车和江铃汽车呈现为负增长,分别为-683.03%和-40.68%。

  其中,江淮汽车在2016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1.62亿元。江淮汽车财报表示,“公司利润增幅好于收入增幅,收入增幅好于销量增幅”。对此,财报进一步指出,“零部件、服务等业务协同发展,有力支持了主机事业的发展进步。”

  庆铃汽车基本上还是以传统的商用车业务为主,“由于年内轻型商用车和皮卡车等的销售减少”,导致其营收下降。数据显示,2016年,庆铃的卡车及汽车实现销售48166辆,同比下降16.6%;收益为46.0亿元,下降15.8%;净利润为4.86,微增0.2%。

  与之形成对照,金杯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8亿元,上年同期盈利0.35亿元。对此,金杯汽车财报分析表示,轻型车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销量持续下降,企业面临人力成本不断上涨和产品价格竞争激烈的尴尬困境,利润空间受到挤压;与同行业生产技术相比,公司轻型货车生产技术、研发水平处于行业中游水平,产品单一,制约了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

  注重企业利润的江铃汽车在2016年的净利润高达13.18亿元,在四家公司中排名第一;但是,同比去年却下滑40.68%。对于利润下滑的原因,江铃汽车表示,主要是由于汽车行业市场竞争加剧导致的产品降价及当期销售费用增加所致。

  江淮获巨额新能源补贴款 金杯、江铃领政府“扶持金”

  通过梳理四家上市公司的财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还发现:同为地方国企,四家公司都收到了额度不同的政府“红包”。

  然而,即便如此,金杯汽车仍未逃过巨额亏损的命运。金杯汽车财报显示,其在2016年12月份收到沈阳近海经济区管委会拨付金杯车辆工业发展专项资金 0.76亿元和0.8亿元;如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皋开发拨付金杯车辆专项财政补助资金0.22元。沈阳市财政局拨付金杯车辆补助工业发展专项资金0.14亿元。以上财政补助资金合计1.92亿元。

  事实上,最近10年里,金杯汽车每年都会获得政府的补贴金,而且额度逐步增大。2007年,金杯汽车获得779万元补助金;到2016年,增长到1.92亿元;10年间,累计获得政府补贴4.72亿元。

  与金杯汽车相似,江铃汽车在2016年同样获得了5.18亿元的“企业发展扶持资金”。财报显示,该项“扶持资金”主要由南昌市财政局、南昌市青云谱区财政局、南昌小蓝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及太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拨付。

  相比而言,江淮汽车收到的“红包”中大部分资金属于政府政策性倾斜项目。财报显示,2016年,江淮汽车收到的国家和地方新能源补贴资金共计35.74亿元;另外,还收到财政补助、补贴资金0.58亿元,共计36.32亿元。对比之下,庆铃汽车领取的政府补助资金略显微薄,仅38.4万元。

  如此看来,尽管同为政府“红包”,但其“名目”却大不相同,而带来的效果更是不尽相同。(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跃跃)

标签:

责任编辑:庄园